这也是生活

因为拼不过执法者们呼啸而来的机动车和年轻的同行们绝尘而去的摩托车,卖煎饺的大爷撞了“枪口”,在三轮车被没收后,操起了拾破烂的行当。

而我没有闻到熟悉的晨味,进而终于觉察少了些什么并几次骑车经过狭窄巷口看见那个苍老背影俯身忙碌,已是三天后的事了。老大爷面容祥和,并无皱眉和一丝的失落,仿若眼前摆弄的瓶罐、纸壳、旧电器,与之前在锅下炮制的吃食并无什么不同。我只在那脸上,见到了“生活”二字。

辅路上新开张一家饭店。门口庆贺而燃放的炮仗残屑还未清扫——这也只能是在鱼龙混杂的湖里,市中断无此景——日头下绒毯样虚虚腾腾。老板老板娘“歪打正着”立于其上,君临天下毕恭毕敬,诚恐盯着绿茵斑驳的街道。新旧交替这样潜波暗涌又不动声色。

秋天终归是来了。时时有绿色褐色的啤酒瓶子碎裂在街上,荡着豪言壮语或愤世嫉俗的空响,光投在这无知无觉的玻璃上灿然生辉,于是,天上地下都开始乱花渐欲。环卫的工人们打扫时,脸上是看破的“超脱”,有时还调侃三言两语,大抵已经许多相似光影如斯。

这也是生活。

那么就越不懂了为何这芸芸的众生要去远方,时日愈久,愈混淆了空间时间的界限,而要去往陌生的疆界,印证何为衡量光阴行走的尺度吗?

人的相貌?那么多不甘于被时光“雕琢”的“逆生长”和乐在其中的童心未泯,证明这是一个还未被证明的命题。

四时轮回?春天的落叶或夏日之霜雪,一个个“无心插柳”的插曲似乎也并未完整演绎这黄钟大吕。

那么是心境了?小隐隐野大隐隐市,与之十分有八分相契已属不易;何况这尘世,已无多少“桃园”之实。

多则惑,于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4 :3 :2 :1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