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境旷然,处处陶然

立秋前后两场大雨,虽称不得“豪”或“冷”,更比不上北国“一场秋雨一层凉”的阵势,天气毕竟凉快了一些。濡暑被雨粒撕开缝隙,夏阳不再咄咄逼人。阳台的茉莉正在开放。

我们常常讨论天气,这是与陌生人造一个最简单话题的“钥匙”。同一片天光下有人撑伞,有人赤膊,绵密的雨帘中或踽踽独行,或数人挤在一处,路面的光里恍然折射了钻在母鸡翅羽下鸡雏嫩暖的眼眸。坚硬的城市此间霎时透了些人世之味。

我们也常常讨论天气——在月初看一弯新月如勾,月半赏一枚满月赞凸碧堂和凹晶馆的禅意,早早起感受“晓星正寥落,晨光复映漭”,即如夜深沉如墨我们亦能以肆恣的情感蘸其挥毫。

妳就是我,我就是妳。他们常常说风月终要败给柴米,进而深陷其中呶呶不休。却不知在我们眼中,柴米亦可爱。倘若在吃荔枝时想到“盈盈荷瓣风前落”,看小池斗大一方水面澈然如鉴而“照花前后镜”,如果当时潺潺的呓语能让妳心驰神往,山水之间淅沥的脚踪让你矢志追寻,又是为何要追寻小隐于野的自得其乐。

心 境旷然,处处陶然,都市亦桃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4 :3 :2 :1 :-| :-x :-o :-P :-D :-? :) :( :!: 8-O 8)